顾屿

all梦比优斯不逆。
雷点:贝利亚和肯凑cp【极度厌恶】。赛文和雷欧cp向。雷欧和赛罗cp向。赛贝。赛罗和迪迦cp向。
赛罗男神。我爱的人。【同担拒否】
爱kiva。
特摄坑。
赛罗>CP。
偶尔写点辣鸡文章。
Lofter更偏向于自己嗨,没什么正能量输出关注需要谨慎。
KY别乱蹦,你妈还在树上挂着记得下了晚自习去取。

在这之前。

还是有机会说的,那些话。

可是,当赶到的时候,说不出口,什么路上小心这样的话。

“赛罗。”

“哈!这不是梦比优斯吗?”

“会回来的吧?”

“那是当然的!本大爷什么时候……喂……”

没等赛罗把话说完,梦比优斯就直接扑上去抱住了赛罗。

“一定要,安全的回来,我在这里等你。”

赛罗将手紧紧环住梦比优斯,轻轻的嗯了一声。

“等一下,你们几个还要用这种八卦的眼神盯着我们两多久?!”

抬起头的赛罗对着他几位看好戏的朋友们吼出声,UFZ的几位立马别过头吹起了口哨。

特别版的眼镜要比DX大一点。

听台词的时候,淬不及防听到了男神大人牺牲的桥段,要死。

以及,盒子太太太好看了!!!吹爆!!!

我大概有点话想要跟编辑讲

面对可以轻松在数据堆里来去并且救人的欧布,梦比优斯陷入了思考。

说好的,进入数据里必须数据化自己,而且还会很危险的呢?哥哥们?

这么说吧,lofter不需要什么奥圈吐槽主页,没必要开设。

什么我只是个平台这种话也请不要说,发出来就有连带责任。

别搞这种无聊的东西了,大家想槽自有法子。不需要这个平台。

男神大人突然冒出来真是太惊喜了!!!!

贝利亚的日常生活。

此文贝利亚没有黑化,蜻蜓点水的贝佐向。

开个脑洞爽的小短篇连载。

OOC【。

怎么看都很微妙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在情人节发父子,虽然亲情向的…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大家情人节快乐。

以及这是AU的。配乐一定要听着看,很符合。

非常感谢我女神大人帮我捉虫。

诸星真有很多年没回家了,在国外生活的那么多年,不是没想过回家,但总想着自己创建的小团队不过才刚刚起步,要稳定之后才能回去,便一拖再拖。

其实这些不过都是理由,为自己留下来不回家找的理由。

他的童年里并没有父亲的参加,父亲只存在于母亲的口中,直到母亲去世那年,他才见到了父亲。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父亲,诸星真有些无法适应,在众人的注视下,低着头叫了一声老爹。

父亲与母亲给诸星真完全不一样的感受,不同于母亲的古灵精怪,父亲总是不苟言笑的,对于诸星真的很多事情都管理得非常严格,但无拘无束已经成习惯的诸星真总是能跟诸星团吵起来,总嫌诸星团管得实在太多。

但诸星真决定去闯荡,为自己梦想而努力的时候,诸星团给予了最大的支持。任儿子离自己远去,这一走,走了将近十年。

通讯不发达的时候,信成了他们唯一的联系方式,每一封信都寄托着诸星团对远去的游子的思念,每一封信都包含了诸星真对父亲的想念。那时候,最大的期待就是邮递员来送信。正因为长时间的等待才使得每一封信都格外地珍贵。

到后来随着科技的发展,诸星真和诸星团也渐渐地抛弃了书信。但诸星真总是不愿意视频通话,他不知怎么面对父亲,也怕父亲看见自己的窘迫。

每到团聚的节日,他的朋友们就会收拾行李回家去,看他们高高兴兴的样子,诸星真心里五味杂陈。

去年,已经稳定下来的诸星真准备回家一趟,该面对仍然还是要面对的。

他提前跟诸星团说了,却在出发当天团队突然出了事故而无法回去,急忙从机场退了机票赶回去处理的诸星真甚至都没来得及跟诸星团说。处理完事情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累趴在床上的诸星真望向闪个不停的通讯工具,才惊觉还未跟父亲说不能回去这件事了。接通了电话,连忙道歉那头却传来父亲的哈哈声。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沉沉地睡下了。

今年诸星真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回去一次。

他得承认一件事,他想家了,也想父亲了。

思念的痛苦围绕在诸星真的周围,他自己任性了那么多年,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这样下去根本只会越变越糟。

他这次没有跟诸星团说,他准备给他一个惊喜,诸星真特地选在了诸星团的生日回去了。

把事宜交待好之后,踏上了回家之路。

当飞机降落在故乡的土地上之时,诸星真又开始有些害怕,他从来不擅长感情的处理,心里想的嘴巴上说的总是不一致。

回来这事也只跟了日比野未来一人说了,坐上未来的车时,他手心都紧张到出了汗。

“团哥哥一直不让我们说,去年你说你回来的时候,他早就去机场等着了。等了一天一夜。我们叫他回来,他还说再等等,也许是飞机晚点了,儿子要是到了看不到自己怎么办。你可千万不要说是我说的啊!”

“什么?”

诸星真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一个分贝,一种名为内疚的情绪涌了上来,看着车窗外划过的景色,手在腿上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车停在了家门口,日比野未来带着诸星真进了门,来得正正好,诸星团刚许完愿吹完蜡烛。诸星团浑然不知谁来到了背后。

望着父亲的背影,握紧拳头松了又再次握紧。眼角有什么湿润的东西滑了出来,早就不知什么时候,诸星真已经泪湿了面庞。

“老爹!”

先是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只见诸星团转过身来看着自己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老……”诸星真停顿了一下“爸!我回来了!”

诸星真迅速向诸星团走过去,诸星团仍然是一副无法相信的表情,在诸星真又一声的爸中露出了一个喜极而泣的表情,诸星真犹豫着向诸星团伸出了手,哪想到被诸星团一把拽了过去,紧紧地抱在怀里。落入温暖的怀抱之时眼泪更加无法止住了,紧紧回抱住了诸星团。

诸星团让诸星真先坐下,自己跑回房间拿出了一个箱子,打开来竟是一封封保存完好的信。

千万封的信寄托着多少的思念。

千万封的信包含了多少的父爱。

而诸星真带来的箱子里竟然也是一封封的信,这许许多多的信展现在大家面前,似乎也打开了诸星真的心结。

“爸,生日快乐。以及,对不起。”

“回来就好。”

诸星团坐到诸星真旁边,大家心照不宣地也坐了下来。

吃着蛋糕的时候大家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就连诸星真也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他决定,每年不管怎么都要回家。

父亲在,则家在。

赛文离去的日子。

分享MANYO的单曲《月の涙 (《恋狱月狂病》配乐)》: http://music.163.com/song/777948/?userid=115969394 (来自@网易云音乐)

一定一定要配上这首音乐。

主赛文和赛罗父子亲情向。

有段描写是根据我爸爸的表现来的,亲眼看到。第一次看见我爸爸那个样子。

宠爱自己子女的父母,如果子女遇到一些无可抗拒的事情,大概都会担心到惊慌失措吧。

非常感谢女神大人帮我捉虫!!!

赛文离去的日子。

1.
今天是赛文离开的第一天。

没什么变化,一切照旧。

赛罗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继续睡了,难得没人一大早就冲进来拽着他起床了。

2.
今天是赛文离开的第二天。

通讯板传来赛文的语音消息,一切平安。

门口传来伙伴们的声音,关了通讯板,在关门的时候看了一眼屋内便关上了门。

两人的合照一闪一闪的,最终彻底暗了下去。

3.

今天是赛文离去的第三天。

赛罗向赛文发起了视频请求,赛文接受了。

赛罗和他的小伙伴们冲着屏幕呲牙咧嘴,一个个都在抢屏幕。

看着赛罗那么有活力地跟着朋友们打闹,下意识地露出一个微笑。

4.
今天是赛文离去的第四天。

赛文抽空想跟儿子单独聊聊天,便发起了语音通讯,却是雷欧接通了。

“在银十字,还未清醒。”

短短几个字足以让赛文整颗心悬了起来。

“怎么回事?昨天不还是好好的吗?”

“是早上突然昏倒的,现在体温很高。”

5.
今天赛文离开的第五天。

“队长,请放心,我会照顾好赛罗的。”

虽然话这么说了,但面对仍然高烧不退的赛罗,雷欧也是一筹莫展,轻轻地抚摸赛罗的额头。

生病的人总是很脆弱,睡梦中的赛罗紧紧地抓着雷欧的手。

通讯板传来一则消息,雷欧知道是谁,每隔一到两个小时就会来。

6.
今天是赛文离开的第六天。

今天赛罗虽然醒了,烧也退了下去。

但牙龈有明显的出血症状,胸骨下端也疼的厉害。

雷欧如实地将现在的情况告诉赛文。

“真是的,师傅是个连撒谎也不会的笨蛋。”

“翅膀是硬了吗?敢这样对我说话,等你病好了,看我怎么好好训练你!”

“啊,诺亚大神在上,就这么病着吧!”

话刚说完,脑袋上就吃了雷欧一个栗子。

7.

今天是赛文离开的第七天。

赛罗又烧了,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气息匀乱,伴随着强烈的咳嗽。

皮肤也出现了淤斑,吃进去的东西也因为恶心而吐了出来。

赛罗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抓住雷欧,拼命地摇头,眼睛里满是恳求的意思。雷欧弯下身把赛罗抱在怀里。

“烧已经退下去了。请放心,队长。”

雷欧觉得自己大概死定了。

8.
今天是赛文离开的第八天。

以前拜诺亚求欧气的时候都没这么灵过。

赛罗翻看着自己的病历,暗自吐槽了一下。

通讯板上滴滴滴响个不停。

赛罗知道是谁,但他没有接的心思,他现在得声音在老爹面前会暴露无遗的。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有规律的滴滴滴声弄得赛罗烦躁起来,手有些微微的颤抖,他有点害怕,其实根本瞒不住的,老爹很快就要回来了。为什么还没好!

9.
赛文提前一天回来了。

雷欧看着赛文手里带回来的礼物被手的力道捏到了变形。

赛文怒了。

赛罗和雷欧都感受到了那令人倍感压力的低气压。赛文到现在一言未发,整个病房弥漫着沉闷的气氛

谁都不敢先开口说话。

最终还是雷欧先开了口要道歉但又被赛罗抢过了话头,两人都把责任安在了自己身上。

“够了。”

两人同时闭了嘴,赛文叹了口气,放低了声音,透着一丝难过。

“以后,不要瞒着我了。”

10.
赛罗的状况一直时好时坏,自从被确诊以来到现在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病从未见好过,银十字成了他的第二个家。他很久没看过广阔的宇宙了。很久没有跟朋友们一起上场战斗过了。他还想在看看宇宙,还想继续去闯荡,与大家一起战斗。

雷欧和赛文轮流照顾着赛罗,尤其是赛文,推脱掉了很多任务,除非紧急情况根本没法让赛文离开赛罗半分。

赛文憔悴了很多,他不敢睡的太熟,就怕赛罗突然高烧,赛罗的烧总是突然来的。总会醒来一下去检查赛罗的身体状况。

心怀希望,相信奇迹。

赛文这么安慰自己。

今天轮到雷欧照顾赛罗,赛罗刚吃了药睡下,雷欧起身准备给自己去倒杯水,起身才瞥见窗户外赛文在来回踱步,盯着等离子火花塔许久,又转身看向赛罗的房间,眼睛透露出自责的情绪。赛文伸出手又放下,低头看着地面,嘴一动一动的又抬头看着赛罗的房间。这是雷欧第一次看见队长露出这样恐惧,害怕的神情。可以看见赛文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在雷欧的印象里,队长面对强敌也从未露出任何害怕的神情,不管面对怎么样的困境都能神情自若,迎刃而解。

现在,却露出了这样的神情。

11.
今天是赛罗离开的第一天。

没什么变化,一切照旧。按时醒来。

赛文打了个哈欠,外面已经开始泛起鱼肚白。可以不用一大早就去叫人起床了。

通讯板里赛罗的标识一直暗着,两人的合照也修好了,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照片里赛文和赛罗笑得很开心。

照片外赛文咬着嘴唇全身颤抖。

END.